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梦之城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3:26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·苏特,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,就成了铁杆自由派,并在2009年以“提前退休”确保了其继任者(自由派女将索尼娅·索托马约尔)由奥巴马任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号消息,2019年12月30日,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判处杨邦国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。杨邦国受贿所得赃款赃物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财物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。杨邦国在法庭上表示,服从法院判决,不会上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辽宁省朝阳市一名时任县领导的父母去世之际,当地近40名官员、企业老板送上万元礼金,总数达93万元。近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《赵小宏受贿罪二审刑事判决书》披露了上述内容。因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两百余万元,赵小宏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,二审改判有期徒刑3年、缓刑5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记者搜索公开简历发现,上述杨某即杨邦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如,小布什提名的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,以前也是保守资历过硬,但主持最高院工作后,在不少判决中站在自由派一边,成了新的“不稳定的一票”(之前长期是里根提名的安东尼·肯尼迪扮演“唯一的摇摆票”)。今年,在保护移民不被驱逐、支持疫期禁止大型教会集会等表决中,他都倒向自由派一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,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,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,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(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),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。那样的话,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问题是,即便参院一路绿灯,特朗普是否有必要在11月3日大选投票日前,匆忙推动参院投票批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对民主党而言,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糕。